天津市蜘蛛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(天津涂料粉刷公司) 欢迎您!服务热线:13820605323    主营业务:天津水磨石翻新 天津石材翻新 天津石材结晶
设为首页   |   加入收藏   
 
服务项目
新闻资讯
石材养护翻新的方法
石材翻新要知道的常识
怎么来鉴别蒙脱石的纯度
蒙脱石广泛应用在猪饲料行业
国产风机盘管产品性能分析
冷水温差对风机盘管性能的影响以及
企业文化
联系我们
手 机: 13820605323
电 话: 022-27119468
传 真: 022-27129438
Q Q:
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晚报对我公司采访:高楼清洗 高空“蜘蛛人”洗出一片蓝天

他们攀附于城市的百米高楼外墙,他们是水泥钢筋丛林的美容师,他们有一个跟“蜘蛛侠”一样酷的名字———高空“蜘蛛人”。然而,他们也时刻承受着风险。

2006年4月18日, 晚报记者李铭芋实习生王曾文
      春日的暖阳洒在津城,一栋栋高楼在微风中伸着这一年开始的懒腰。
   4月18日下午1点,环渤海经贸大厦的楼顶上。29岁的张国庆坐在天台的护栏边,吸着香烟,旁边不远处坐着的是26岁的亲兄弟张国华。
   “下去清洗前,要好好地抽上一支,吊在高空时,想抽烟可就不那么容易了。”张国庆抽完烟,把烟头掐灭,小心地直起了身,他要开始工作了。作为一名专事高空作业、清洗大楼外墙的“蜘蛛人”,张国庆常年在空中上班,而每到春秋旺季,城里的大楼要洗脸扮靓,他们总是格外忙碌。 
    一根绳子从“天”而降 ,一根拇指粗的大绳从天台一直垂到地面,大绳一端被绑在天台的铁柱子上,打了两个死结。大绳上系着一块宽三四十厘米的木板,由活动铁环相连,木板可以移动。
    张国庆爬出了护栏,系好安全带。双手攀附在天台上,面朝内,将双脚套进木板中,看得人有些心惊胆战,木板下可是70多米的高空。张国庆动作熟练,他坐在木板上,调整了一下坐姿。
    “好了,把水桶递下来。”张国庆朝着天台上的张国华说道。张国华是一名安检员,他负责在天台上传递工具,用水管放水。张国华小心翼翼地递下装着半桶清洁剂的水桶,张国庆接过后,将水桶绑在木板的一端,又接过递来的吸板、毛刷,这些就是“蜘蛛人”的清洁工具。旁边的张国庆及另外几名同伴也都准备就绪了,十名“蜘蛛人”要开始作业了。
    十个人顺着绳索一字排开,从“天”而降。张国庆用毛套清洗玻璃幕墙窗,这次“蜘蛛人”是要清洗大厦的玻璃幕墙窗,清洗过程有三个程序。先用毛套打湿玻璃表面,再用挂水器刮,然后用毛巾将边角擦干净。看似很简单,与家里洗碗相差无几,但当你坐在几十层楼高的高空做这些事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十个“蜘蛛人”身手矫健,楼下地上有人在仰望,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可是高难度、极具挑战性的工作。
    高空作业最怕大风 。
   “小李,把大绳拉过来!”张国庆用电台朝楼下呼喊。
   “小李啊,往这边拉点!”张国庆够不着旁边的玻璃,叫楼下的另一名安检员小李拉紧绳子,好让自己甩荡过去。
    悬在半空中,身上只有一条绳子,张家两兄弟跟同伴交流只得大声用电台吆喝,有时做着手势。一支清洗队伍,十名“蜘蛛人”,三部电台。楼上楼下各有一名安检员,一名项目经理。这是固定的搭配。
   “呼、呼”几下声音,荡在半空中的“蜘蛛人”突然下降几米,好一个滑行动作!从楼下往上望,仿佛电影里的蜘蛛侠在滑行攀爬。
    绳子下降到理想位置后,“蜘蛛人”手持吸盘,吸住玻璃,然后脚盘在上面,固定住。
   “做我们这一行最怕刮风下雨,风力一到四五级就没办法干活了。我们公司高层项目还特多”张国庆说,那么高身上只有一根绳子绑着,要是碰上大风,就得赶紧下绳子,地面上没有风,在半空中耳边都是风声呼呼作响,如果风大,容易摇晃,另外绳子绞到一起就麻烦了。吸盘是为了附住玻璃窗,不至于飘来荡去。  “有的地方污垢比较多而厚,搓得慢。”高空外墙,几名“蜘蛛人”清洗得很细心,有的头发都已被淋湿。
    楼下的安检员小李说:“清洁所用的清洁剂也分许多种,玻璃要用专门的玻璃清洁剂,还有大理石清洁剂、铝合金板清洁剂等,即使同一种清洁剂,也要根据墙面污垢情况具体再加水配制。
  楼下的安检员小李所负责的工作是配合“蜘蛛人”,项目经理负责协调关系,并提醒楼下行人避让而行。
    心理障碍必须克服 。
    两个多小时后,十名“蜘蛛人”都陆续清洗完玻璃窗,下降到地面。
   “来,点根烟。”劳累了半天的张国庆一屁股坐在地上,虽然身上穿着防水工服,头上戴着帽子,但头发还在滴着水。张国庆点上烟,仰望着清洗过的玻璃窗,上面折射出阳光,他一脸的轻松。旁边还没清洗的玻璃窗灰蒙蒙一片。
   “做完活下来,抽上一根烟,这时候是最放松的。”张国庆说起了他当“蜘蛛人”的历史。张国庆是江苏人,和张国华是亲兄弟。
    最早当“蜘蛛人”的张国庆,做这行已有十一年时间了。当一名“蜘蛛人”,在张国庆说来似乎也很简单,刚入行的时候是老乡带他。后来兄弟高考落榜也想干,但哥哥始终不同意。老家的妹妹就是靠张国庆做“蜘蛛人”的收入上大学,后又读研究生。张国庆总想让弟弟学一门没有风险的技术。
    高空作业需要克服的就是心理障碍。

张国庆说,第一次作业是洗6层高的一栋楼,自己在天台上站了半天,心里直发毛,老乡在旁边一直鼓劲,后来自己一咬牙,顺着绳子下了天台。从此,又一名“蜘蛛人”出现了。
    张国庆随后不久考了一本“高空作业上岗证”,考取高空作业需要严格体检,如果有恐高症、心脏病、高血压等都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“蜘蛛人”。
    十年多的高空作业,最让张国庆后怕的是一次遭遇台风。那次,张国庆是在深圳一家公司清洗一栋30多层的高楼,“刚下去清洗时,还有太阳,根本没有风。”张国庆说,没想到刚清洗了半小时,天空就突然变脸了,而且刮起了大风。“风一大,绳子就随意摆动,整个人被甩荡出去,那次把我吓着了。”张国庆说,他急忙先用吸盘将自己身体稳住,这么大风,根本没办法作业了,几个同伴一起摇动铁环,下到地面。
    高空作业,一疏忽就足以致命,只能多花点时间,做好保险措施。高空作业禁忌喝酒,喝多了酒,头脑一发麻,容易出事情。“有时也会喝一点。”张国庆笑着说,自己知道酒量,不能拿生命开玩笑。还有就是睡眠要足,精神一恍惚也容易出事情。
    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,以前由别人带的张国庆,如今已经是个“蜘蛛人”公司队长,并且还带起了徒弟。一般难度不大的项目,他就负责培训及安检。经常有老乡从老家出来,跟着张国庆做起“蜘蛛人”。
    每年春秋,很多高楼都要清洗一番,这时候是“蜘蛛人”最忙碌的时候。“去年一直干到了腊月26,过年差点没回家。”张国庆说,一般大楼外表是一年清洗一到两次。天津夏秋季气候好,算是旺季;每到年底天气冷,则属于淡季了。
    相对普通的室内清洁员,“蜘蛛人”的待遇要优厚不少,工作时间也比较短,当然工作强度与危险性是不可相提并论的。“一般一个‘蜘蛛人’一天的待遇是200元。”天津市蜘蛛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刘海渤总经理介绍说,每到旺季时,公司都要另请“蜘蛛人”帮忙。张国庆已经结婚,有一个4岁的儿子。记者说等儿子上学是不是就不干了,张国庆微笑着说“不会”到时公司可以安排做管理,自己也非常喜欢这项工作。
    行业规范仍需解决 。
   ‘蜘蛛人’行业现在还不规范,有太多的‘游击队’了。”早些年,安装一架室外空调是200元,现在安装费只有50元,而且还有很多人抢着干,这都是受无证又缺乏管理的“游击队”冲击造成的。一些“游击队”对安全往往做得不是很到位,可能绳子出现磨损还舍不得更换,也有的“蜘蛛人”图简便,需要佩绑两根绳索,却经常只绑一根。
    竞争越来越激烈,只有把服务做好了,才能赢来老客户。现代城市发展的一个标志就是高楼大厦越来越多。

天津市蜘蛛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津ICP备19008635号-1,津ICP备19008635号-2
联系电话:022-27119468 13820605323 QQ:643609907
访问本站人数: 363021


主要业务:天津涂料粉刷公司 天津水磨石翻新 天津石材翻新 天津石材结晶
 友情链接:芝麻白  天津二手钢琴  天津催乳  天津市电机维修  天津烟道清洗  麦太保电动工具  重庆不锈钢加工